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 论坛   结婚   筹房款撕裂婚姻,买房引发的家庭毁灭
返回结婚
发新帖 回复
查看: 8200|回复: 0

筹房款撕裂婚姻,买房引发的家庭毁灭

[复制链接]
楼主

2097

主题

2098

帖子

6826

积分

管理员

法人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826
QQ
发表于 2020-10-30 14:1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

  到底是什么恩怨导致如此冲动的行为?这场惨剧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案发后,受害者母亲刘桂芳拒绝采访。时隔半年,记者终于采访到了她,于是一个让人揪心的故事就这样呈现在我们面前……

  文 | 江水寒

  “早买一年房,少奋斗10年”,近年来随着房价的持续上涨,人们对买房有了新的认识。一边是看涨的房价,一边是日益壮大的“毕房族”。为吸引大学生买房,一些城市相继推出了针对在校大学生及应届毕业生的购房优惠政策,2016年3月,沈阳推出了针对应届毕业大学生的零首付购房新政;2016年4月,成都也推出了在读及应届博士生购房首付20%的政策。据权威机构调查统计,在我国90%的大学生毕业有购房愿望,30%的大学生成功购房。

  24岁的吴容华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。跟很多年轻人一样,她听过“中国人攒了一辈子钱,70岁全款买了一套房;美国人20岁贷款买房,住到了70岁”的故事。再加上年年攀升的房价,她觉得在大城市买房置业是最便捷的“成功致富”途径。为了这个“一本万利”的想法,她怂恿父母卖掉老家的房子在成都买房。可是她的美好“梦想”没来得及实现,就引发了一场颠覆性的家庭毁灭……

  女儿要买房,贫困家庭风云骤起

  四川省巴中市是座多雾的城市,吴容华的家就在巴河河畔的江城小区。她的母亲刘桂芳对记者说,为了省钱,他们只有在数九寒冬才用电取暖,显然,这是一个贫寒之家。因悲伤过度,52岁的刘桂芳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,面容憔悴,一提到女儿吴容华,她双手掩面泣不成声,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……

  2015年元旦上午10点,刘桂芳接到女儿吴容华打来的电话,她激动地说:“妈妈,我在成都世纪城看房子,准备明天回家和你们团聚。”一听说女儿要买房,刘桂芳心里一喜一忧,喜的是女儿用不着在城里“漂”了,忧的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女儿哪有这么多钱?刘桂芳正要问个明白,吴容华在电话里撒娇道:“妈妈,电话里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我回家给你和爸爸讲个明白。”

  第二天,吴容华拎着一大袋成都特产回来了,还给父母买了羽绒服。晚饭后,大家围坐在客厅里,吴容华向父母细说起买房的事:原来,她在成都三环看中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,1.3万元一平方米,总房款120多万元……“现在房价年年都在涨,早买一年,可以少奋斗10年。可以说,买房是最好的投资方式,绝对不会亏……”吴容华边说边拿出手机把房子的图片一一翻给父母看。

  简洁时尚的设计、花园式的高档小区……刘桂芳和丈夫吴中海看得满脸欣喜。良久,吴中海怔怔地说:“丫头,你这是在哄爸妈开心吧,咱家这么穷,哪儿买得起房?”吴容华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爸,这正是我要与你们商量的,你们一定要帮女儿凑齐40万元首付款,女儿有了房,你们就跟我到成都享福。”一听首付款就要40万元,夫妻俩脸上布满了愁云。

  刘桂芳家住四川巴中玉山镇农村, 20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同村的吴中海。开始,刘桂芳嫌弃吴中海家穷,不太爱搭理他。吴中海锲而不舍地向刘桂芳表白:“只要我们努力,牛奶和面包总会有的。”就是这句当时流行的爱情名言俘获了刘桂芳的芳心,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并结了婚。

  然而,现实生活没有爱情名言那样浪漫。1992年,刘桂芳生下了女儿吴容华,本就拮据的家庭再添一口,生活更是捉襟见肘。

  1995年春节过后,吴中海跟着同乡去江苏常州建筑工地打工,他平日里省吃俭用,为节约路费每年春节才回家一次。不幸的是,2006年,吴中海在工地从五层楼上摔了下来,虽保住了性命,但左腿落下了残疾,走路一瘸一拐。出院后吴中海拿着老板赔付的20万元钱回到了老家。这一年,女儿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巴中市重点中学。为了方便女儿上学,吴中海和妻子在巴中古楼街买了套80平方米的二手房,装修后手里的钱所剩无几。

  虽然在城里买了房,但一家人依然入不敷出。妻子在超市打零工,收入微薄。为养活这个家,吴中海拾起了破烂,每天天一亮他就背着背篓穿行在巴中的大街小巷。废纸壳每斤赚5分钱,铜每斤赚两毛钱,一天劳累下来可以赚100元左右,生活苦不堪言。但看到女儿捧着一张张奖状回来,夫妻俩还是对生活充满美好的希望。

  2011年,吴容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西南财经大学,夫妻俩省吃俭用供女儿上大学。吴容华大学毕业后顺利地在成都一家外贸公司找到工作, 夫妻俩满以为可以轻松一下了,女儿现在却又要买房。

  吴容华显然有备而来,把自己搜集的成都3年来的房价资料拿给父母看,说:“2013年,成都主城区房价6000多元一平方米,2014年就涨到9000多元,现在已是13000多元了。眼看房价还在上涨,如果现在不买房,将来就买不起了!”夫妻俩觉得女儿的话有道理,吴容华见父母有所动摇,她又深情地说:“爸妈,我知道你们辛苦不容易,尤其是爸爸为我付出了很多。”说到这儿她眼眶微微泛红,望向了父亲的双腿。“我上大学,就是为了能让你们将来过更好的日子!我现在是没钱,但我有想法,有知识,我觉得买房就是一个赚钱增值最好的途径,将来我给你们养老!”

  女儿一席话,听哭了母亲,感动了父亲。吴中海看到女儿这么懂事,心也软了不少。夫妻俩决定要帮女儿一把。可是,吴中海每月的收入只够家里的开销,当年吴容华读大学时还有两万元的外债。没有钱怎么办?借!夫妻俩决定为了女儿,再厚着老脸拼一把。

  

  卖旧房买新房妙计破局,怎奈丈夫誓卫房产

  第二天,夫妻俩起了个大早分头借钱,远方亲友打电话,近的买礼物登门拜访。可是亲友们都知道吴中海家穷,供女儿读书拼光了家底,担心他没有偿还能力,都不肯借给他,更有甚者还劝吴中海:“你这样贫寒的家庭,给女儿买房不现实!”借遍了亲友只借到5万元。

  还差35万元,怎么办?夫妻俩来到银行贷款,工作人员一番核算后对他俩说:“你们都是50多岁,没有固定收入,这么大的数额必须财产抵押,每月还得付3000多元利息。”夫妻俩为难了:家里能抵押的财产也就是房子了。吴中海心里更是忧虑:女儿一个月工资只有7000元,还房贷压力太大,万一哪天出问题房子被银行拍卖,那时真的会居无定所。思忖再三,刘桂芳出面跟女儿说:“闺女,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,要怨就怨爹妈穷!”吴容华望着父母失落、悲伤的脸,心里也难过得不行,一方面怨自己不争气,不能靠自己的实力买房;一方面也遗憾一个好机会就这样错过了。

  买房风波暂时过去了,但对这个家产生了不小的冲击。刘桂芳开始怨丈夫无能,让女儿也跟着吃苦。夫妻间争吵变多,感情日渐淡薄。

  2016年3月,吴容华放假回家,再次向父母提出买房的事,她说:“去年元旦看的房子现在涨到1.5万元一平方米了,若当时狠心买下来能省10多万元。成都四环外的房子都涨到1.2万元一平方米,再不下手这辈子永远买不到房了!我在成都世纪城订了一套房子,总房价125万元,已经交了3万元订金。”吴容华还向父母透露,她交了个男朋友叫程鹏,毕业于北京高校金融专业,现在是成都一家金融公司的主管,这次买房是两人挑选的婚房,为了不让程鹏觉得自己在高攀,她与程鹏约定AA制买房,每人筹20万元首付款。

  刘桂芳心里五味杂陈,听到女儿准备婚房,她更觉得再不买房子可能真的会耽误女儿的终身幸福。可是家里没有钱,怎么办!吴容华见母亲左右为难,说:“我有个办法,咱们卖掉家里的房子,不但首付款够了,你们还能有些存款。等我把房子装修好了,你们都到成都和我们一起住,我和程鹏养着你们,再也用不着风里来雨里去了。”吴容华认为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,父母只有自己一个孩子,将来肯定要和她一起生活。趁早卖掉旧房子,换一个大房子,有什么不好呢?

  这番建议,刘桂芳深为赞同。可是吴中海一万个不同意:“我离开了这里去成都,不就是个废物?你还要还房贷,哪儿能养得起我们?”吴中海抛出一连串问题,噎得吴容华哑口无言。卖房买房是唯一能帮得上女儿的办法了,见丈夫处处泼冷水,刘桂芳火冒三丈:“你太自私了吧,卖了旧房子和女儿住新房多好啊!难道你担心我们母女俩不要你不成?”妻子的话正戳中吴中海心里的担忧。

  多年来,吴中海与妻子的关系并不好,当年因为自己家里穷,刘桂芳曾几次闹过离婚,后来不小心怀孕,才打消了离婚的想法。吴中海摔断腿后,刘桂芳对吴中海的感情更是冷淡。多年来,他为了保全这个家费劲了心力。上次因为买房,刘桂芳就和他吵了好几次,甚至闹过离婚!女儿小时,他一直在外地打工,女儿一直跟妈妈亲,和他关系疏远。如果他把房子卖了,再被母女俩扫地出门,他要怎么活?

  刘桂芳决意要卖掉房子为女儿筹买房的首付款,吴中海却誓死不同意,夫妻俩当着女儿的面争吵起来。吴容华见父母为自己买房闹得家无宁日,哭着离开了家。

  吴中海曾跟朋友倾诉过心中的苦闷:“我不是不爱女儿,为了女儿我命都可以不要,但我没本事,整天被老婆嫌弃,孩子又跟她妈亲,房子卖了我可能连个家都没了。”常年夫妻感情不和谐,让吴中海对婚姻没有安全感,他把这套用生命换来的房子当成了晚年养老的保障。

  

  筹房款撕裂婚姻,悲凉老父怒掀血案

  2016年5月,刘桂芳接到女儿的电话,女儿在电话里哭着说:“妈妈,马上要交房,程鹏的20万元都准备好了,我说了咱家的情况,他很不高兴,我们可能结不成婚了。”刘桂芳心如刀割,她决定再和丈夫好好谈谈。当晚,刘桂芳再次向吴中海提出卖房的事。“要命有一条,想卖房万万不可能!”吴中海丢下一句回屋倒头就睡,看着丈夫一瘸一拐的冷漠身影,刘桂芳失望透了。

  当夜,刘桂芳辗转反侧:女儿是她唯一的希望。现在女儿快要结婚了,苦日子眼看到头了,吴中海却在买房的事情上为难女儿,这不是存心断送母女俩的幸福吗?刘桂芳越想越伤心,哭了一夜。第二天,刘桂芳一起床就冲吴中海吼道:“这辈子我受够了,我要与你离婚!房子是夫妻共同财产,你要房就拿出25万元来。”说完甩门而出,住进了城里的姐姐家,夫妻俩打起了离婚大战。

  离婚,是吴中海最不想要的结果。劝不回妻子,吴中海只得打电话给女儿让她劝劝母亲。恰在这时,吴容华跟程鹏也在闹分手,涉世未深的她觉得生活仿佛陷入了绝境。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她非但没有安慰父亲,还在努力游说父亲卖房子:“爸爸,巴中的房子涨不动了,在成都买房,哪怕不住也是一笔投资啊,光凭一年上涨的房价,就顶上你捡10年垃圾了!”可是,吴中海这个时候什么都听不进去,妻子的绝情和女儿的算计让他觉得这两个人那么陌生!

  7月2日,吴容华回来了,刘桂芳也回到家,一家人开了个会。吴容华听完父亲的痛诉后认真地说:“爸爸,我也长大了,您和我妈真的不用再顾虑那么多。如果您和母亲生活了几十年,全都是抱怨和不快乐,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?”吴中海满以为女儿会替自己说话,哪知她却劝自己离婚!吴中海气不打一处来,他冲刘桂芳母女咆哮:“房子是用我的一条腿换来的!想打我房子的主意你们没门!要房子,除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”众叛亲离的吴中海恼羞成怒,大骂刘桂芳把女儿养成了忘恩负义的“白眼狼”。

  被父亲一顿臭骂,吴容华也伤心透了:原本劝父母离婚只是自己一时的气话,但看着这样不近人情、歇斯底里的父亲,她不由得同情起妈妈来,感叹母亲这几十年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。她记得上大学的时候,心理老师讲过,性格不合的两个人硬要在一起过日子,这是最残忍的。她把心一横,站到了支持母亲离婚的阵营里,跟妈妈寄住在姨妈家。一番商议后,刘桂芳请了律师并给吴中海送去了离婚协议书。刘桂芳满以为丈夫会屈从压力同意卖房并向她求情,没有想到,她等来的是一场血腥杀戮。

  6月10日,姐夫李中华一早去了建筑工地,刘桂芳给女儿准备好早饭,就急着上班去了。7时许,刘桂芳接到吴中海打来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几近哀求地劝刘桂芳看在几十年夫妻的情分上不要离婚,并带着哭腔说:“几十年的感情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!”刘桂芳心一横,摁断了电话。

  8时许,刘桂芳突然接到姐夫打来的电话,姐夫在电话里号啕大哭:“你快回来,你姐和容华被人杀了!”这个噩耗犹如晴天霹雳,之后,她在同事的帮助下来到姐姐家,当看见倒在血泊中的女儿和姐姐,她大叫一声扑了上去!凶手一定是吴中海,刘桂芳向警方提供破案线索。警方立即将吴中海列为重点犯罪嫌疑人,并抽调精干警力对他进行抓捕。这时,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案,在麻柳湾大桥有人自杀,经警方确认,自杀者正是吴中海。

  警方经过侦查得知,刘桂芳拒接吴中海的电话,让他彻底绝望。他在超市买了水果刀和一把菜刀来到姨姐家骗开了房门。一进屋他就对女儿一番猛砍,姨姐见状挺身而出,却惨死在吴中海的乱刀之下。吴中海作案后,跑到麻柳湾大桥跳桥身亡。

  这个家庭彻底完了,刘桂芳不敢相信丈夫竟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害了女儿和姐姐,她大脑一片空白,痛苦到不能自已,几次生病住进了医院。同样失去妻子的姐夫虽痛恨吴中海,但想到姨妹一家已家破人亡,安葬了妻子后打消了向姨妹索赔的想法。如今半年过去了,刘桂芳在亲友的照顾下,渐渐地从悲痛中走出来,靠着在超市打零工每月挣的1800元艰难度日,与她相伴的是无数个失眠痛苦的深夜。

  专家点评

  谢际春

  北京布谷鸟心理咨询中心

  这些年,随着房价的疯涨,围绕房子产生的家庭纠纷频发。家庭关系的各种矛盾在房价的搅扰下被激发、放大到极其敏感的地步。

  一方面,人们高估了房子的象征意义,例如吴容华把它和自尊、成功、婚姻挂钩,而吴中海视其为亲情和安全感(养老)的最后防线;另一方面,人们又往往低估了高估它后带来的巨大风险。对于吴中海来说,失去房子和婚姻意味着生存受到威胁,势必产生极大的愤怒、恐惧和绝望。

  本案有许多条教训值得大家汲取。

  1.正确定位房子的价值,要弄清楚房子与亲情、爱情和婚姻孰轻孰重。

  2.子女没有权利要求父母帮助买房,同时,父母也要坚定拒绝孩子的不合理要求,并教育其正视现实、理性消费。

  3.正如父母不应该干涉孩子的婚姻,子女也不应该插手父母的婚姻,尤其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破坏父母的感情。边界问题一直是中国家庭的弊病。

  4.人要学会换位思考,否则已经危及他人的底线,身处危险之中自己却不知道。

  5.要能抵御社会风潮的诱惑,认识到不依靠自己的努力而靠压榨、逼迫父母去买房是错误的。


荆门论坛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返回结婚
发新帖 回复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